2018-10-01 来源:侨报网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曼哈顿华埠刘枫凌等十多位移民律师和律师助理2012年因涉政治庇护申请造假遭联邦逮捕,后遭起诉和定罪,震惊华裔社区。虽然该案已经过去5年多,但对委托涉案律师楼和事务所申请政治庇护的3500名以华裔为主的移民及其家人产生的影响仍在继续,受到该案牵连的约1.35万名政治庇护申请者,可能面临绿卡申请被驳回或者入籍受阻,甚至遭递解出境。

FBI当年大动作搜查位于华埠东百老汇的刘枫凌办公室,带走大批文件。 (侨报资料图)

 

 根据移民局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在所有成功申请政治庇护的移民中,华人的数量稳居前列。以2016年为例,在共计2.0455万成功申请政庇的移民当中,22%为华人,远超过位居第二的中美洲小国萨尔瓦多(El Salvador)的10%和危地马拉(Guatemala)的9%。

  移民律师李定一表示,在目前接触到的政庇申请者申请绿卡受阻或入籍受阻的情况中,多因该申请者的政庇案件由刘枫凌等涉案律师楼和事务所曾参与或经手有关。但随着移民政策的持续收紧,不排除将来可能也会影响到与刘枫凌等涉案律师楼毫无关系的政庇申请者。

  李定一说,目前因受牵连导致已经拿到绿卡甚至准备入籍的政庇申请人收到的移民局政庇重审通知中,大多没有说明具体的“造假嫌疑”,而仅是泛泛而论。“移民局目前多以‘故事雷同’、‘遣词造句类似’这类理由要去重审。”她说,这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重审标准并不合理,由涉案律师楼经手的政庇并不代表申请人就一定涉嫌“政庇造假”,反之亦然。

  对于已经申请到绿卡,却因为政庇申请遭重审并且被裁定“政庇造假”的移民,李定一建议可使用237(a)(1)(H) 豁免。只要当事人的配偶、子女或父母拥有公民或绿卡身份,当事人即可通过237(a)(1)(H) 终止递解程序并且继续合法在美居留。

  移民律师刘汝华表示,一般来说,根据政治庇护申请程序,申请人在递交申请材料并收到移民局的递交回执(Receipt)之后150天,即可申请C8工作许可证。C8工作许可证的等待批复时间一般为180天,如果得到批准,那么该政庇申请人则在等待移民局审理(Review)其政治庇护申请的同时,拥有合法工作身份。但在今年1月底,移民局在发布的新规定当中称,将不再按照交件时间先后对政庇申请进行审理,而是从1月起,优先审理新递交的申请。

  刘汝华称,这一变化对政庇申请人来说,最大的影响是可能左右C8工作许可证的申请。按照以前的优先处理积压申请案件的操作程序,多数递交政治庇护申请的人都可能在收到移民局收件回执后的150天仍然没有接到移民局政庇办公室的面谈问话通知;而在新的操作规则下,申请人则可能在150天之内就接受面谈问话,如果没有通过面谈,则被交送到联邦司法部(DOJ)下辖的移民法庭,再无获得C8工作许可证的机会。

  移民律师周政宏建议,随着移民政策不断收紧,曾经委托刘枫凌等涉案律师楼和事务所办理政治庇护的申请者,以及即使已经入籍的公民也并非高枕无忧,建议应尽快查调自己的政治庇护档案和相关资料,以备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USCIS)等部门的抽检,避免被认为政庇造假、失去合法身份甚至遭递解出境。

刘枫凌。 (侨报资料图)

 

律师 社区人士谈政庇复审大收紧

  联邦重审身份申请诈骗,以华裔为主的3500多名政庇获得者正面临被驱逐的命运,1.35万名相关亲属移民恐遭波及,牵连无数。艾飞力律师事务所刘伟律师对此指出,已经取得政庇绿卡的民众,如果曾经在已被定罪的律所办过身份、申请时间恰好处于重点审查高危期,或者政庇理由与已知诈骗模板雷同者,应尽量低调行事,包括考公民也存在风险。专家呼吁这类人士,平时多多查看信箱是否收到移民局通知,切勿错过第一次回复的关键时机。

  专业移民律师刘伟介绍,自从数年前联邦破获多家政庇申请欺诈律所后,针对造假政庇的复审一直持续不断,不过近期尚未发现有剧增的苗头。被定罪的律师楼有几年的经手案件被严格监控,调查人员会一件一件拿出来分析,只要符合所谓的欺诈模式或故事类型,比如计划生育类型、宗教信仰类型等,都会根据案件事实和个人陈述框架,从中列出经历要点,拿去比对是否符合欺诈模式。如果有很多疑点,这些案件就将被重审。

  律师强调,当前最危险的情况有三种:第一,申请人的政庇案子曾由已被定罪诈骗的律师律所经手,不论自己是否造假都很可能被牵连严审;第二,申请时间恰好处于调查人员认定的造假高危期,譬如2013至2015年,则可能被列为可疑目标;第三,申请人的政庇理由、经过叙述和调查人员已知的诈骗模板相似或雷同,也有可能被翻出来重新审核。

  专家指出,如果政庇获得者不存在上述几种问题,基本可以放心;如果涉及一项或多项,则近期最好还是小心低调行事,也不建议现在风口浪尖的时候去考公民,避免重新审核公民材料时反被揪出问题。同时律师也提醒,存在政庇危机的侨胞应多多查看信箱,如果收到移民局通知信件及时回应,千万不要因为搬家等原因错过关键的第一次回复。

  此外,律师也建议华人侨团社团,在移民政策大收紧的背景下多多为侨胞乡亲提供沟通平台,让遇到问题的民众能有地方倾诉遭遇,获得必要的法律咨询和资源。

  针对联邦高调复审政庇欺诈,多年来为移民侨胞奔走的美国亚总会会长陈善莊痛批此举浪费联邦资源,恐将引发华社动荡甚至经济萧条。

  陈善莊指出,个别华人的确涉嫌在政庇申请时造假蒙混过关,而美国直到奥巴马总统任期,历来没有严格落实这方面的审查。自从特朗普总统上台,奉行“美国第一”,移民政策全面收紧,开始认真执行政庇复审。不过考虑到牵涉人数之多,范围之广,恐怕具体落实仍有不小难度。

  陈善莊表示,当年取得政庇的华人,很多已顺利获得绿卡,考取公民,扎根美国成家立业,不但自己艰辛打拼,也给美国经济做出了一定贡献。如今联邦意欲翻旧账重新审核,恐将对华裔新移民社区造成严重冲击,家庭破碎,骨肉分离。

  同时从经济发展考虑,驱逐这批政庇移民及其家属也不是个好主意。“最近我们看到美国经济指数还不错,但中美贸易摩擦正进一步扩大,已经带来不利影响。联邦不去集中力量振兴经济,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围攻华人移民,最严重的后果恐怕会促成美国经济萧条,”陈善莊指出。

  他强调,政府理应为身份申请把关,也要为自己的工作结果负责,出现问题要检讨。但有些已成既定事实,现在又去推翻,让一万多人受牵连,绝非明智之举。他呼吁联邦政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审核申请把好关,不要事后多年再追究。


严打庇护造假

联邦提高“可信恐惧”门槛 通过率减半

  作为削减移民人数的举措之一,特朗普政府自上台以来除了大力打击各类无证移民外,去年也开始悄悄着手调查各类庇护案造假者,其中最直接的目标便是2012年纽约刘枫凌律师楼等多家事务所大批量庇护造假案。同时,司法部也在不断提高庇护案门槛,严格定义“可信的恐惧”(Credible Fear),司法部长塞辛斯并亲手起草文件,阐述这一定义,令过去数月的“可信恐惧”通过率几乎减半。

  2012年的刘枫凌等庇护造假案虽逮捕了30多名律师,但政府对于这些律师经手的成功庇护案受益人及其家属并没有追究。而在一批共和党议员的推动下,这一立场在特朗普上台后发生改变,国土安全部下属多个部门于去年开始联手追查当时的3500多名主申请人和多达13500多名家属受益人。这一行动日前随着NPR公共电台的一则报道而曝光。

  另一方面,随着司法部对“可信恐惧”的定义收紧,至今年6月为止,各类移民庇护案的“可信恐惧”通过率较去年下半年下跌了一半,平均只有14.7%,这一数字在去年下半年还保持在大约30%的水平。但庇护通过率在全美来看也面临极其不平衡的局面,法官和地域成为影响庇护通过率的两大主要因素。根据雪城大学Trac项目整理的联邦执法数据,弗吉尼亚、伊利诺伊、得州和马里兰很多主要城市的移民法庭,对庇护审理的初步通过率都在50%以上,但这一数字在佐治亚的亚特兰大等地方,却只有1-2%。而涉及到法官个人,对庇护案的批准率也是存在天壤之别,有些法官通过率仅有个位数,有些法官批准率则高达95%以上。

  具体到华人庇护申请者,通常庇护的理由主要为政治、宗教和计划生育三大类,这和拉美申请人多以帮派和家庭暴力为由极为不同,也令他们受到司法部新近提高“合理恐惧”门槛之政策的影响小得多。但此次执法人员追查刘枫凌案受益客户的行动也令众多华人庇护申请者极为担心。

  根据联邦部门的数据,至今年二月份为止,全美移民法庭的案件总数超过380万件(3,847,323),多数为各类庇护案,其中涉及中国移民的案件为136,264件,在所有来源国中排名第五。但在纽约州,华人移民案件位居首位,达80,277件(占比22.6%)。


分享:

评论

http://www.chicagowind.com/ad2014/U370P5054T7D12F4DT20180816140036.jpg|http://www.magvacations.net/|
http://www.chicagowind.com/ad2014/|http://www.magvacation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