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3 来源:侨报网综合

  2016年11月3日凌晨,24岁赴日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被捅了数刀后身亡。2017年11月4日,江歌母亲江秋莲第6次到达日本东京,为了女儿江歌而来。江歌被无辜杀害,日本死刑难判,她要在东京征集签名,求判凶手死刑。12月11日,对凶手陈世峰为期一周的审判将开始。

江歌(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江歌(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江秋莲回忆江歌被害前后

综合四川《封面新闻》、微信公号“每日人物”、腾讯网等报道。事情从江歌被害时说起。江歌是山东青岛人,遇害前在日本法政大学读研究生,而事发地点正是她租住的公寓门前。她同居室友名叫刘鑫,两人是老乡,刘鑫因与男友陈世峰闹分手而搬到了江歌家中,共同居住。

11月3日凌晨,江歌与刘鑫外出打工后返回家中,在家门口遇到了前来纠缠的陈世峰。据江秋莲在其社交平台上透露,江歌之所以会遇害,是刘鑫提前进屋并反锁了房门,导致无助的江歌不能进屋而被活活捅死。

江歌遇害公寓。(图片来源:上海澎湃新闻)
江歌遇害公寓。(图片来源:上海澎湃新闻)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日晚11:08,江歌被害发生几小时前,江秋莲结束和江歌的聊天,记录显示,这通电话长达1小时42分钟。

江秋莲几乎每天都会打微信电话给在日本读研究生的女儿,那天刚好江歌和同学聚餐回来,在东京中野车站等同住的室友刘鑫一起回家。江秋莲没出去跑滴滴,正好陪她一块儿等。

话题杂七杂八的,期间江歌讲到刘鑫的前男友下午找上门来吵架的事,江秋莲察觉到男性的危险气息,让女儿注意安全,话题又转到让她找个男朋友上。江歌总是一副不着急的样子,她告诉江秋莲,自己打算在30岁前攒够300万日元,先去环游世界,她说:“妈妈我30岁不结婚不准催我啊。”

江歌没等到30岁。第二天17:00,日本大使馆给江秋莲打来电话,说江歌在东京被人杀害了。江秋莲不肯相信,她第一反应是假消息,最坏的情况就是江歌被绑架,“怎么会被杀害呢”,她想不出一个江歌被杀害的理由。

但她还是慌得没法开车,联系了刘鑫的父母,因为两家住得近,没多久对方就开车来接她。他们一同到达王家官庄村时,刘鑫的视频电话来了,女孩摘下口罩,把镜头朝身侧一晃,可以看出她正在警察局。江秋莲抢过手机,刘鑫见到她就哭着说“对不起”,“歌子在哪里?”“在医院。”“是死是活?”“不知道……”

江秋莲双腿虚软,瘫坐在地,刘鑫父母见状说:“你也别着急,应该没什么事。”江秋莲当即对他们说出自己的猜测:就是你们女儿的前男友杀的。对方一愣,但仍转身离开了。

14个小时后,江秋莲才见到江歌,“我女儿躺在那里,一头黑亮的头发没有了,被什么东西包裹着,漂亮的衣服不见了,是那种无纺布的手术服,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看到这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她不肯相信江歌已经离世。日本警察在她身边放了一把椅子一瓶水,说江歌在旁边陪着你,江秋莲哭得说不出话来,“不要用江歌死了这样的话来告诉我,不要,没有。我还能找到她,我一定可以找回她,我一定可以再见到她”。

江秋莲发誓要找出杀害女儿的凶手,去年11月4日凌晨3:48,出发去日本前,江秋莲发出一条微博,请求大家帮助督促警方破案,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当天,刘鑫给她发来一条信息,表示会把调查过程中做的所有事情如实告诉她,但从到达东京到离开,刘鑫一直没有和她碰面。

有人来加江秋莲的微信,她都毫不过滤地通过,随即发给对方一段话,讲述“江歌室友刘鑫搬过来、其前男友到住处骚扰以及当天晚上江歌在车站等室友”的事情,并说道:“我怀疑凶手就是刘鑫的前男友,恳请您帮帮我,我需要社会舆论的帮助督促日本警方尽快抓凶手。”

“刘鑫”,在案件还未被侦破时,这个名字似乎成为最接近真相的存在,在这段叙述中很快被传播开去。江秋莲称,起初希望以此来督促案件侦破。然而事情很快脱离控制,网友开始抨击指责刘鑫。

两天后的晚19:28,刘鑫在微信上给江秋莲发来一段话,说她正在配合警方调查,而江秋莲发在微博上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际”,“我不恨你,但你已经对我造成了伤害了,事情解决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了”。

刘鑫给江秋莲发来的微信,三叔是她对江歌的称呼。(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每日人物”)
刘鑫给江秋莲发来的微信,三叔是她对江歌的称呼。(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每日人物”)

4天后,刘鑫在微信上告诉了江秋莲案发当天晚上的事:她和江歌一起从车站回家,因为她来例假弄脏了裤子,于是先进屋去换,突然听到江歌在外面尖叫了一声,她跑去开门却发现门推不开,猫眼也看不清楚,就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一个矛盾点在于门为什么推不开。江秋莲认为刘鑫锁了门,而刘鑫坚决否认,这样的各执一词僵持到现在。

案子很快告破,2016年11月24日,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指控其杀害江歌。在日本媒体的报道中,陈世峰确实是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而警方在他的衣物上也采集到与江歌DNA一致的附着物。

刘鑫不再回复江秋莲的微信,她的母亲把江秋莲的微信拉黑,江秋莲也曾打电话给她父亲,电话那头总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联系方式被切断,江秋莲找到刘鑫老家的村子里去打听,得知他们已经搬家,村口一户人家留她吃午饭,她谢绝了,“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今年5月21日,江秋莲在微信和微博上发布文章《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曝光了刘鑫及其父母亲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私人信息,平时只有两三千阅读量的微信号“江歌妈妈”上,这篇阅读量达到4万多,微博阅读则超3千万。评论有将矛头直指刘鑫的,有认为江秋莲炒作的,也有觉得“伤人伤己”的。

文章发出当天,刘鑫在微信上联系了江秋莲,希望她撤回文章,不然“死了也不会去作证”。两天后,江秋莲接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刘鑫父亲,她抖得几乎接不起电话。电话里的人说要起诉她侵犯隐私权,甚至骂江歌“命短”。日后刘鑫站出来公开表态中为此事道歉,说那都是“气话”,但江秋莲无法接受。

6月5日,这篇引起争议的微博文章因为刘鑫的投诉而被禁,但江秋莲并未止步,她每天持续发布类似的、充满情绪的信息:“说我精神不正常也好,说我神经病也好,我知道我早晚会有那个下场。唯一支撑我的就是给江歌讨公道的信念,如果连这个支撑都没有的话,我早就活不下去了。”

案发近300天,刘鑫首谈江歌被害经过

刘鑫首度面对江母。(图片来源:《局面》视频截图)
刘鑫首度面对江母。(图片来源:《局面》视频截图)

江歌遇害后第294天,刘鑫首度面对江母。

“你还认识我吗?我很高兴见到你。”

“阿姨我一直想见你,但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真的是这样子。”

“大点声说话,我这耳朵有点背。”

“我一直想见你,但是我不知道见了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知道怎么开口没关系,我来问你吧。江歌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江歌走后第294天,江秋莲见到了刘鑫,《局面》记录了她们的见面。江秋莲用手机把两个小时的谈话全部录下来,回家后反复听,录音里不断有刘鑫的啜泣声,江秋莲则不停打断她,情绪失控地咆哮、质问。

在这次会面中,刘鑫首次回应“当时是否锁门”这一问题。案发当天下午,刘鑫前男友陈世峰突然出现在江歌和刘鑫租住的公寓,在门口“按门铃”“堵住猫眼”“自言自语”。

当时刘鑫独自在屋内,对陈找到她的住址很意外,她不想见陈,于是微信叫江歌回家,帮助和陈世峰交涉。江歌赶回后,请陈世峰离开,陈未听从,双方发生短暂的言辞冲突。之后陈世峰一直尾随刘鑫到打工的拉面馆,路上威胁刘鑫“不复合就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在采访中,刘鑫描述了她当时对陈这些行为的判断....。.刘鑫承认江歌的死与自己有关,但也强调,“我真的没有锁门。警察来了我是直接推门的,完全没有先开锁再推门的印象。”

刘鑫描述事发过程:她在屋内听到江歌在门外大叫了一声,于是推开门,但被大力弹回。她说当时猫眼被挡住看不出去,承认自己后来的确因为胆小,不敢开门。“我到现在都后悔,三叔(江歌)在外面受伤害了,我却没有勇气出去看一眼……”面对追问,刘鑫说自己并未听到江歌的求救,她在屋里一直呆到警察把江歌送到医院才出来,看到一地江歌的血。

这次会面后,刘鑫又“消失”了,她把来访记者的微信拉黑,不再回复电话和短信,不再更新微博。江秋莲依旧隔三差五给她发消息过去,最后一条消息是10月6日下午4点多发出,内容是“刘鑫,你真的过得心安理得吗?”没有回复。

刘鑫的朋友圈中有大量她与江歌(右)的合影(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每日人物”)
刘鑫的朋友圈中有大量她与江歌(右)的合影(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每日人物”)

案发时凶手正值研一  被曝大学曾殴打女友

相比起对刘鑫的复杂感情,江秋莲对陈世峰的恨意更直接:“希望他被判死刑。”她再次飞往日本,得知按照日本法律,杀害一人很难被判处死刑,并且中日之间没有犯罪引渡条例,不能将嫌疑人引渡回国审判。在日本的40多天里,网友转发给她矶谷利惠的案例——10年前,矶谷利惠被杀害,母亲矶谷富美子通过发起签名征集活动,使得凶手被判死刑。

杀害江歌的嫌犯陈世峰(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每日人物”)
杀害江歌的嫌犯陈世峰(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每日人物”)

江秋莲给她发了一封邮件询问如何做到,一周后她收到矶谷富美子的回复,邮件中对她提出的10多个问题一一解答。

但对江秋莲来说,一切得从零开始,这之后的准备时期一度长达4个月。

请求判处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准备就绪,江秋莲雇了一个司机替她开车,准备从青岛开始,跑遍全国的高校。第一个学校顺利完成,第二个学校有人请她结束活动,到了第三个学校,保安队长骑车过来,扯掉了易拉宝,夺走江秋莲手上的请愿书,问:“你这是干什么?”

高校的签名征集活动在第四天夭折,江秋莲的车后座和后备箱至今还塞满打印好的上申书、易拉宝及一些日用品。她还辗转微博、微信、知乎、论坛,不断发送网上签名的请求,在30个小时内征集到18万签名,现在这个数字是28万 。

11月4日,江秋莲前往日本,在日本街头继续签名征集活动。

那么,陈世峰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据公开信息显示,陈世峰,26岁,宁夏人(也有消息称其是西安人),曾就读于华侨大学厦门校区,2015年到日本福冈语言学校,2016年就读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事发时,他正值研究生一年级。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一位名叫“xzcdmj”的网友曾报料称,陈世峰曾在大学期间殴打同学,整件事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因为学校“包庇”而平息。记者试图联系这名网友,截止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这些是真的吗?一位自称被陈世峰殴打过的网友于2016年11月25日发表文章,讲述被打经过。文中,该网友称她与陈世峰在大二时候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后因觉得对方偏激想分手。2012年3月9日晚上8点过,两人发生口角,她动手扇了陈世峰一耳光,随后对方将她拽到学校树荫里,一脚踹在她肚子上,边骂人边狠狠地回扇了她。“那个力道有多重呢,反正我当时是直接听不见了,脑子嗡嗡嗡响了一晚上”,该网友自述,后来她打呼救命,才得以逃脱。

随后封面新闻记者致电了华侨大学厦门校区新闻中心。据工作人员透露,由于陈世峰不是在校生,还需要进一步核实信息,才能确定。

根据江秋莲微博内容,记者在某社交网站找到了陈世峰的页面,其个人信息显示,他出生于1991年1月19日,就读于华侨大学,来访人数31142人。由于他设置了隐私限制,记者未能查看到更多信息。

通过搜索名字,记者发现陈世峰疑似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担任老师,并多次公开出席学校各种活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于2008年7月7日。该学院是由华侨大学与泰国农业大学合作建立,是泰国第十二家正式挂牌的孔子学院。

2013年8月28日,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成功举办第五届书法比赛,陈世峰作为专家组成员出席;

2014年2月16日,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举办第二届贺卡设计大赛作品展及颁奖仪式,陈世峰是该活动主持人;

2014年3月1日,泰国龙仔厝三才公学(SAMCHAIWITAEDSUKSA SCHOOL)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的协助下举办“泰国西部华文民校联谊会暨第一届中文学术大赛”,陈世峰是评委团成员。

陈世峰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出席活动。(图片来源: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
陈世峰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出席活动。(图片来源: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

刘鑫该担责吗?

那么,刘鑫是否会承担法律责任呢?舆论怎样看待该事件?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律师认为,江歌被害一案中,若要追究刘鑫的刑事责任,唯一可能适用的即是否是由于刘鑫的先行行为而导致江歌被杀害。虽然犯罪嫌疑人是刘鑫的前男友,但是单单只是因为嫌疑人因此认识江歌并不能认为刘鑫即负有为嫌疑人的行为负责的义务,而且面对屋外的是一个杀人凶手,刘鑫也不可能有能力去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搏斗。因此,在刑法层面刘鑫并不需要承担责任。

但是不违反刑法只是社会的底线要求,虽然刘鑫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是逃避责任的行为给江歌妈妈以及其他亲人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知名法律博主“每天学点法律知识”认为,根据现有案件信息和证据材料,从法律上来说,已经亲口承认与江歌之死有关的刘鑫,因为不是行凶人,法律无法对其追责,或许其由此可以逃避法律责任,但是与该事件有关的道德谴责则会一直存在。

但是江歌母亲也质问“逃生之门有没有被反锁?我手里有证据。”如果最终确实有证据证明刘鑫的锁门阻挡了江歌的求生之路,那么刘鑫的行为与江歌之死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因果关系,其就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即便能够免于刑事责任,也应负担一定的民事责任和道义上的责任。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志权在北京《新京报》刊文称,法律或者任何力量,都无法避免人类偶然性的悲剧。但是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区别一起悲剧事件中的道义责任和法律责任。事实上,很多人在法律上是无罪的,但没有法律责任并不意味着没有道义责任。然而,这仍然有待于事实层面的厘清。我们尊重和理解一位母亲的悲痛。但是,造成这一悲剧的最终还是残暴的凶手。这才是最值得谴责的对象。

上海澎湃新闻文章则认为,刘鑫不必是一个高尚的人,但至少要是一个符合一般性道德的正常人。作为友人、作为证人,应不应该尊重亡故的朋友?应不应该感谢别人为你抗刀千疮百孔?应不应该说出现场情况让未亡人有安慰?应不应该为给罪犯正当的惩罚而努力,无论是为自己、为朋友、为社会?懦弱人人皆有之,但这不是作恶的借口。如果不能到达道德的底线,则落入恶的区限。事实上,对于“高尚”,的确应当嘉奖,但对于“不当”更应加重惩罚。即使是舆论上的。而这种道德舆论评价并非毫无意义。事实上对每个人的社会生活是会有影响的。如果得当,是会对大家的福利都有所提高,而不得当则会甚至损害所有人的福利。

分享:

评论

http://www.chicagowind.com/ad2014/||
http://www.chicagowind.com/ad2014/U301P5054T7D12F7DT20160216121520.jpg|http://www.chicagowind.com/2015/0430/3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