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Wap版
美国头条
检索
您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

《国宝银行:小可入狱》华人家庭向美国国家机器讨还公正的真实故事

侨报网综合--Feb 21, 2018,22:51

  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名单上,一部和海外华人密切相关的电影《国宝银行:小到可以进监狱》(Abacus: Small Enough to Jail),获最佳纪录长片提名。据《界面新闻》报道,这部影片不仅呈现了一场被美国主流媒体刻意隐瞒的诉讼案,也颠覆了美国对于亚裔族群人民的印象。国宝银行经历的风波,不只是金融这么简单,也映射出了华人在美国社会羸弱的政治力量。

孙启诚一家人与纪录片导演的合影。网络图
孙启诚一家人与纪录片导演的合影。网络图

  1984年,在家族的支持下,孙启诚成立了国宝银行(Abacus Federal Savings Bank)。Abacus,在英文中为“算盘”的意思,这个凝聚中华文化经典的国宝,同时也象征着生意兴隆,国宝银行由此得名。

  创立这家以服务华人社区为主的银行,让当地有困难的华人能够得到最靠谱的求助,获得置业安家的资本,孙启诚的心里有一个强烈的信念:“要把国宝银行的事业,与海外华人的利益结合起来。”

  就这样,孙启诚兢兢业业工作了二十多年,帮助了无数在纽约的华人家庭,也在纽约积累极高的声誉与威望,连纽约帝国大厦的主人彼得·麦金都将存款放置在国宝银行。

  期间,他开创了许多与华人在美国安家立业有关的新业务,其中就包括向美国政府申请低息贷款,帮助华人特别是低收入家庭购房建家。但没想到这也成为了未来美国检方控诉的主要借口。

  更加荒诞的是,正如片名所说“国宝银行:小到可以进监狱”,尽管在全美国房贷平均坏账率达到5%的情况下,国宝只有不到0.5%。

  2009年,国宝银行的噩梦就此开始,他们被美国地检署以伪造商业记录、民用贷款欺诈、串谋等182项罪名控诉。

  此时的孙启诚已经74岁高龄,这位追求并实现了“美国梦”的典型早期移民,从未想过为服务华人社区奋斗了一辈子的自己,竟然在晚年遭遇这样一场浩劫。

  而更屈辱的是,所有的银行工作人员也承受了不合理的对待。在逮捕过程中,地检署竟将华人员工用手铐铐在一起,他们被串成一串,排着队抱着头被闪光灯一路追拍,仿佛“游街示众”一般。

  这种逮捕方式在美国完全没有先例,连美国律师都觉得震惊。“我当过检察官,对罪行绝不心慈手软,但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事情,这些人当众被羞辱,绝对是故意的,完全没有正当理由”,国宝银行的辩护律师这样说。

  除了这种当众羞辱,美国媒体乘机落井下石,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大肆报道“不守规矩、爱玩猫腻的黄皮肤华人”。在当时的状况下,如果孙启诚选择妥协认罪,大概交600万美元罚款就可以了事。毕竟,就连国际大行也不愿与政府机构正面发生冲突。

  但面对如此大的屈辱和令人生畏的权威,孙启诚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把官司打个水落石出!这不仅为了国宝银行的清白,这更是为了华人社区的荣誉!

  最终,面对碾压过来的美国强权,女儿们用擅长的美式逻辑与法律思维,与陪审团周旋成功。法庭上,当着孙启诚一家人的面,法庭人员逐个念着一百多项罪名,并且在每一条罪后面一次次的宣告:无罪。

  五年时间,孙启诚从75岁耗到80岁,为了从美国取回应有的正义,他花了1000多万美元。虽然胜利的代价巨大,但这次的经历让孙启诚意识到,华人团结是多么重要。如果这场官司能唤起华人参政的热情,那么他和他的家庭所付出的代价也就值得了。

  庆幸得是这个个体对抗国家、弱者战胜强者的故事并不沮丧和压抑。在充满讽刺意味的片名之下,孙启诚一家积极乐观互助互爱的应对之道让所有的一切更加熠熠生辉。

  “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就折不断”,公平和正义从不会从天而降,永远不要在强权面前屈膝,软弱只会招来更多的侮辱,“当你遇到不公的时候,要有勇气斗争。千万别害怕,不要沉默,要大声呼喊”。

  国宝银行弊案回顾:

  2015年6月4日上午,陪审团将针对国宝银行余下的58项贷款欺诈和伪造文书指控一一念出,每念一项,都宣告无罪。在场的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和家人,以及员工们终于长舒一口气,卸下了背了5年的包袱。案发以来,国宝银行向检方提供了90万页的文件,包括电邮和内外审核报告等。经过19周的庭审,银行最终在检方的强势诉讼之下获得胜利,但是该案背后涉及的华人收入问题却引人深思。

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的女儿、国宝银行总裁孙仪文(右一)、孙仪芬(左二)等与辩护律师John Wing(左一)走出法庭。
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的女儿、国宝银行总裁孙仪文(右一)、孙仪芬(左二)等与辩护律师John Wing(左一)走出法庭。

  检察官指控国宝银行(Abacus Federal Savings Bank)帮华人客户作弊申请房屋贷款一案曝光了华人移民社区一个看似矛盾的“怪”现象:从税表上看华人收入低,但却买得起数十万的房子,并且能够按时还贷,极少滞欠。

  检控官和辩护律师各自发表开审陈词,接下来将传召证人,预计整个审判将持续两三个月。此案拖了两年多,2012年国宝银行和19名雇员被起诉,其中17人已经认罪并与政府合作,将为检方作证。

余下的被告是国宝银行和两位主管,即首席信贷长、副总裁王耀华(YIU WAH WONG),贷款申请部主管谭伟雄“雷蒙德”(WAI HUNG“RAYMOND” TAM)。他们总共被控140项罪,主要针对32个房屋贷款,包括串谋犯罪、房贷欺诈、重大盗窃、伪造商业文件等罪名。
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
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

  国宝董事长孙启诚在开庭后离去,因为他可能会出庭作证。孙启诚的四位女儿都出庭,其中一个女儿孙仪文是国宝总裁,另一个女儿孙仪芬是国宝律师。国宝聘请了知名律师John Wing为其辩护,准备打一场硬战。

  检方:国宝“盗窃”房利美

  检方称,国宝帮客户在房屋贷款文件上作假,使本来不符合条件的人拿到房利美(Fannie Mae)的贷款,这些客户大多数是在指甲店和餐馆打工的低收入者,按收入他们买不起房子。

  房利美是政府赞助的机构,提供低息房贷,国宝把贷款转售给房利美,房利美再打包发行债卷。

  检方称,房利美为了降低风险,要求国宝必须核实贷款人的收入和雇佣情况,但国宝却帮客户造假,增加了贷款风险。

  检方举了一个例子:2007年,一个姓陈的女子到几家银行贷款被拒后,来到了国宝,她和丈夫摆摊卖小礼品,有4个孩子,夫妇在报税表上的年收入只有2万4000。陈女士想买一栋45万的房子,国宝的雇员在文件上帮她造假,谎称她月收入6000,并且在其供货商的公司当主管。

  陈女士通过“标会”筹到25万做首付,“标会”其实也是一种贷款,而房利美规定首付不能是贷款,因为那样风险大。但国宝却帮陈女士作假,声称这笔钱是其丈夫捐赠的。

  检方称,通常赠款都是整数,而陈女士的赠款却分11次,每次金额都带有几分钱的零头,暴露了其不明来历。

  检方指国宝向房利美“销售谎言,盗窃钱财”,从2005年到2010年,国宝卖给房利美数千个贷款,赚取数以百万计的利润。

  2009年底,国宝一名信贷员Ken Yu帮客户Chi女士造假,后来事情败露,客户到警察局报案,检方开始调查。

  辩方:房利美没损失反而赚了上亿

  辩护律师John Wing开门见山地指出,如果说国宝盗窃房利美,那么一定给房利美造成损失,而实际上,房利美非当没损失,还赚取了巨额利息。国宝贷出去的款项,至今运作良好,极少有客户滞欠。

  1990年国宝与房利美签订合约,国宝把贷款卖给房利美,每个贷款卖10万,房利美收取利息。为了保险,房利美要求一旦发生倒账,可以要求国宝退回本金,并保留已经收取的利息。

  辩方称,2005到2010年国宝有3000个房屋贷款,只有9个倒账,而房利美从中赚取200万利息,过去20年里,国宝帮房利美赚了1.8亿利息。华人贷款的滞欠率很低,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数。

  律师把所有不当行为都归因给低层工作人员,这些人每做成一单贷款可以拿佣金,他们的所作所为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并不知晓。国宝总裁孙仪文发现Ken Yu造假后很震惊,立刻解雇了他,并展开内部调查。

  律师称,贷款给无法偿还的人,对银行有害无利,银行不会那么做。国宝的客户支付高达40%的首期,房利美贷款给他们风险很低,不管文件上写什么,华人有经济来源承担贷款。

律师称,国宝是一个小银行,创办人孙启诚从小移民美国,追求他的美国梦,他自己是律师,1990年创办国宝,把它办得像非牟利机构,未拿走盈利,银行旨在帮助华人新移民。孙启诚有4个女儿,3个是律师,孙仪文从1996年其帮父亲管理银行。 

Blogroll:
Address:
1415 W 22nd St. T FL, Oak Brook,IL 60523
Contact:
TEL 630-645-3883 Fax 630-601-3869
Copyright©2014 ChicagoWi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