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Wap版
美国头条
检索
您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

佛州惨案又激起“控枪”声浪 中学生白宫外卧地示威

侨报网--Feb 20, 2018,17:19

2月19日,许多高中生在白宫前面示威,呼吁严格管控枪支。(图片来源:美联社)
2月19日,许多高中生在白宫前面示威,呼吁严格管控枪支。(图片来源:美联社)

  周一,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枪击案凶嫌尼古拉斯·克鲁兹(Nicolas Cruz)出庭应讯,低头不语。其公设辩护人称他是一个“破碎的人”。

  当天,许多高中生到白宫前面躺倒示威,要求国会立法严格管控枪支,遏制校园枪击悲剧。

  白宫发言人同日告诉媒体,特朗普对改进政府相关举措持开放态度,支持联邦有关部门对精神状态不稳定的购枪者进行更严格的背景调查。

  中学生白宫外卧地示威 疾呼控枪

  上周三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发生17死、14伤的枪击惨案后,控枪、禁枪又一次成为全美民众热烈讨论的话题。周一,许多高中生聚集到白宫外面呐喊、示威,呼吁国会采取行动,通过立法遏制愈演愈烈的校园枪击暴力。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今日美国报》等媒体报道,近年来,美国不断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却没能促使国会立法严格管控枪支。上周三的佛州高中枪击惨案又一次震惊全美,对联邦政府失望的年轻人周一到白宫前面,平躺在地面上示威,要求国会立法严格管控枪支。

  这次行动名为“卧地示威”(lie-in),示威者多为首都华盛顿的学生。他们手中拿着国旗和禁枪标语,标语上写着“下一个会是我吗”、“是全国步枪协会(NRA)还是国会为我们立法”。

  示威者们轮流躺下,每次躺3分钟,因为佛州高中枪击案凶嫌尼古拉斯·克鲁兹(Nicolas Cruz)对人群扫射的时间是3分钟。站着的抗议者则把标语拿在手中。

  这场示威活动的发起组织是一个关注枪支改革的少年团体,名叫“为少年枪支改革”(Teens For Gun Reform)。该组织十分关注佛州发生的高中枪击惨案,并因此采取行动。

  周一是总统日,“卧地示威”于当天中午12点30分开始。据该活动的脸书页面介绍,示威者躺在地上是象征佛州枪击惨案的遇难者。该组织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敦促国会和特朗普政府推进控枪立法。它写道:“通过这样做,我们对由于缺乏枪支管制而犯下的暴行发表声明,并向政府发出强有力的信息,他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

  佛州枪击惨案凶嫌过堂 低头不语

  周一,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凶嫌尼古拉斯·克鲁兹(Nicolas Cruz)出庭应讯,一直低头不语。

  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和《每日邮报》报道,当天,克鲁兹在佛州劳德代尔堡法庭的听证会上短暂露面。执法官员透露,克鲁兹拥有10支枪,全是长枪,其中7支是他自己合法购买的,另外3支似乎也属于他,但不是他自己购买的。除了作案所用的那支AR-15步枪,1支改版的AK-47也是他购买的。克鲁兹购买的其它枪是不同的猎枪和标准步枪。警方没有发现任何属于克鲁兹的手枪。

  在当天的程序性听证会上,现年19岁的克鲁兹身穿一件红色囚服,手脚被铁链锁住,坐在辩方座位上没有抬头。

  克鲁兹的公设辩护人梅丽莎·麦克尼尔(Melissa McNeill)和他一起出庭。她上周在他面对法官时,用她的手臂搂着克鲁兹的肩膀。她把他描述成一个“破碎的人”。

  听证会是他的辩护人要求的,辩方希望庭审文件保密。

  法官伊丽莎白·谢勒(Elizabeth Scherer)批准了辩方的请求,并说这份文件让他们“完全”接触到了克鲁兹。她没有说这些文件包含什么。

  克鲁兹目前被关押在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中,因为他身负17项谋杀罪指控。

2月19日,克鲁兹(中)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的法庭过堂。(图片来源:美联社)
2月19日,克鲁兹(中)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的法庭过堂。(图片来源:美联社)

  国会议员主张加强审查 避谈重点

  白宫发言人周一说,特朗普对改进联邦政府相关举措持开放态度,支持有关部门对精神状态不稳定的购枪者进行更严格的背景调查。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今日美国报》等媒体报道,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桑德斯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虽然还在进行讨论并考虑修订,但总统支持改善联邦背景检查制度的努力。”

  桑德斯披露,特朗普上周五与国会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康宁就一项法案有过交谈。该法案由康宁和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共同提出,旨在改善联邦和地方机构共享精神疾病和犯罪记录信息以及联邦背景检查数据库。

  去年11月,得克萨斯州发生教堂枪击案后,康宁就提出法案,建议向州和联邦机构提供经费,要求其向国家报告犯罪和心理疾病记录,并建立即时犯罪背景检查系统(NICS)。在大多数情况下,枪支销售商需通过该系统查找购枪者名字,以确认他们没有被禁止购枪。

  尽管得州教堂的枪手有犯罪记录,他却被允许买枪,因为空军方面未与联邦调查局(FBI)共享他的犯罪记录。

  佛州高中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把问题归咎于嫌犯的精神疾病问题,并批评联调局没有跟进关于枪手的线索,一直回避控枪的问题。

  国会很多共和党议员也对控枪闭口不提,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接受了全国步枪协会(NRA)和其它拥枪团体的捐助。他们说,重点应该放在精神健康和更严格的学校安全措施上。

  特朗普本周的日程安排包括至少两个专门针对校园暴力的活动。

  根据白宫公布的日程,本周三,他计划与高中师生举办“倾听会话”。周四,特朗普将就校园安全问题会见州和地方官员。

  周日,在佛州海湖庄园度过周末的特朗普发推文批评联调局把时间浪费在“通俄门”调查上,因此未能阻止佛州高中惨案。

  是否严格管控攻击性武器 特朗普立场摇摆

  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发生枪击惨案后,特朗普在枪支问题上的立场似乎有所转变。

  特朗普2000年曾说,他是中立派,支持禁售攻击性武器,但反对限制一般的枪支交易。2015年,他声称反对管制突击步枪,这是美国十分流行的半自动武器。现在,佛州发生17个高中生和教师被射杀的惨剧后,全国又一次关注枪支管制问题,特别是对半自动步枪(如本案凶嫌所使用的AR-15)的管制,特朗普的态度开始软化。

  特朗普在他2000年出版的《我们应有的美利坚》(The America We Deserve)中,用了一整页谈枪支问题。他写道:“民主党人想没收所有的枪,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因为只有守法的公民会开他们的枪,坏人将没有枪。共和党人和全国步枪协会(NRA)的路线一致,拒绝限制枪支。”

  “我总体上反对枪支管制,但支持禁止攻击性武器,我也支持购买枪支增长等待时间,”他还写道。

  当时,美国根据一项被称为《攻击性武器禁令》的法律禁止半自动步枪,该法令于1994年生效,2004年到期。

  15年后,特朗普在他2015出版的书《跛脚美国: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中似乎改变了立场。他写道:“在提出针对各类武器的立法行动时,反对枪支权利的人经常使用许多吓人的描述性短语。他们说,禁止攻击性武器、军用武器或大容量弹夹,这些听起来都有点不祥,直到你明白他们实际上在谈论的是普通的,流行的半自动步枪和标准弹匣,是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拥有和使用的。”

  在该书中,特朗普辩称,对枪支购买者的背景调查完成得非常少,只是带来了更多的政府监管。他写道,他拥有枪支,“幸运的是,我从来没有使用”。

  根据公共记录,特朗普2010年获得了一份隐蔽携带武器的许可证。2016初,他接受《户外生活》杂志采访时,自称是宪法“第二修正案的铁杆拥护者”。

  2016年5月,特朗普获得了NRA的背书。NRA砸下3030万美元,支持他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上台后,成了自里根总统就职以来第一位在NRA大会上讲话的总统。

  然而,作为总统,特朗普所做的一些决定可能使一些人更容易得到枪支,包括有精神疾病的人。

  2017年2月28日,特朗普签署H.J. Res. 40,废除了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出台的一项规定,即社会安全局可以把接受精神治疗者的名字录入联邦调查局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的数据库。

  这项规定在特朗普废除它时尚未生效。它要求把约7万5000名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的名字添加到数据库中。社会安全局会通知这些人,他们买枪时可能受到何种限制,但这些人有机会通过上诉程序寻求购枪资格。

2月17日,斯尼德夫妇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美联社)
2月17日,斯尼德夫妇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美联社)

  好心夫妇收留孤儿 没想到会发生惊天惨案

  周一,在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早安美国》电视节目中,收留佛罗里达州高中枪击案凶嫌尼古拉斯·克鲁兹的詹姆斯·斯尼德和金伯莉·斯尼德夫妇(James and Kimberly Snead)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一直以为只有他们有一把存放克鲁兹行凶时使用的那支AR-15步枪的钥匙。

  据《每日邮报》报道,去年11月,克鲁兹的养母病逝后,好心的斯尼德夫妇收留了克鲁兹,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个19岁的年轻人竟然在2月14日用他的枪在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残忍地杀害了17人。

  克鲁兹的养母去年11月1日死于肺炎,之后克鲁兹和他的兄弟搬到一个家庭朋友家,但情况并不顺利。克鲁兹要求搬到他前同学的家里,也就是斯尼德家。

  斯尼德夫妇周一上午做客《早安美国》,在节目上透露,当时让克鲁兹搬进来的一个条件是,他必须把他的枪锁进枪柜。詹姆斯·斯尼德说,他们以为枪柜唯一的钥匙在他们手里。

  斯尼德先生说,克鲁兹搬进来之前,他与克鲁兹见过几次面。“他非常有礼貌,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斯尼德先生这样描述他。

  克鲁兹在斯尼德家住的3个月里,克鲁兹只有两次要求打开枪柜。做军事情报分析员工作的斯尼德先生说:“第一次我同意了,因为他说他想清理它,而另一次我说不行,因为那个时间不合适。”

  斯尼德先生说,可能当时正要出门或正准备吃饭,所以不是合适的时间。

  斯尼德家与克鲁兹在这把枪上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因为克鲁兹很守规矩。

  做新生儿重症监护护士的斯尼德太太说:“如果我们不在家,或者我们中的一个人不在家,克鲁兹是不能把枪带出去的,他知道这一点,而且就我们所知,他从来没有带出去过。”

  他们补充说,他们被克鲁兹的表现所蒙蔽了,不知道他的以前制造麻烦的历史,包括多次因为暴力问题他的养母打电话叫警察到家里,以及他接受过精神疾病治疗。

  斯尼德先生说:“每个人似乎都知道,但我们不知道。我们有规矩,他遵守每条规矩。”

  这对夫妇还讲述了他们在枪击案发生后与克鲁兹的短暂互动。

  克鲁兹被捕后,他们在警察局见到他,斯尼德太太对克鲁兹非常生气,试图痛打他一顿。

  斯尼德先生说,克鲁兹试图向他们道歉。斯尼德太太说,当时追上去简直想掐死他。

  “他说他很抱歉,”斯尼德先生说。

  斯尼德太太说:“但我没有听到。我只是愤怒和心碎。我还是不能接受他的所作所为,因为这不是我们认识的人,一点也不是。”

  这对夫妇说,克鲁兹看起来很正常,他们正在了解他的阴暗面,包括他的多个Instagram账户,其中有残缺动物的照片。

  斯尼德先生说,他们知道克鲁兹有一个Instagram账户,那个看起来是正常的,但是他们全家都不知道他还有别的账户,上面有虐杀动物的照片。克鲁兹在斯尼德家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斯尼德家也有动物,他们说克鲁兹很爱护他们家的动物,动物也很喜欢他。

  斯尼德太太说,她是个很爱动物的人,如果她知道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一个会虐待动物的人住进他们家。

  谈到案发那天的情形,他们说,克鲁兹那天下午说他要去看电影,还给他们的儿子发短信说有话要对他说。

  后来斯尼德先生接到电话,警察问他儿子克鲁兹在哪里,斯尼德先生回答说,克鲁兹不是他儿子,他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之后,斯尼德的儿子联系到他说,自己正在从学校撤离,他们这才意识到克鲁兹可能就是枪手。斯尼德先生非常担心当时正在家里睡觉的太太,于是打电话求助警察查看太太在家中的安危。当他们最后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们和那17个受害人的家庭一样悲痛。



Blogroll:
Address:
1415 W 22nd St. T FL, Oak Brook,IL 60523
Contact:
TEL 630-645-3883 Fax 630-601-3869
Copyright©2014 ChicagoWi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